新村蛻變.新村早期割膠採錫 萬撓工業化村民回流

我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万挠人,自从2006年高压电缆事件发生,我就一直和万挠新村居民一起站在。 2008年感谢万挠人民给予我机会为该区服务,并让我迁居到万挠来。 我会一直守护万挠,与人民在一起。

中国报雪隆 17/05/2011
提到萬撓新村,許多人都會聯想到高壓電纜風波。拋開“高壓電纜”的枷鎖,早期的萬撓萬撓新村是寧靜的,村民以割膠、採錫為生,刻苦耐勞的生活。

據老鄉民的敘述,很久很久以前的萬撓新村,處處都是錫礦,全盛時期,還有鴉片館與煙花巷林立,可說是“紙醉金迷”的地方。

來,橡膠種植業林立,打造萬撓新村第一個黃金時代,許多人紛紛改行割膠,採錫則為其次,為村民帶來經濟來源。

萬撓新村的成立是在1951年,也是因為緊急法令的關係,把散居在瓜拉加冷(Kuala Kerang)、雙溪朱(Sungai Choh)、16哩等地華民,遷入萬撓新村。

新村佔地50英畝,村民多為惠州籍的客家人,還有少許廣東人和福建人。

當時,村民依然靠割膠和採錫為生,還有部分人耕種及養豬;1980年代,橡膠業與錫礦盛極而衰,很多村民離開新村到市區改行做建築業。

電纜風波掀千層浪

原本以為萬撓新村就此沒落,但不久后隨著國家經濟起飛,萬撓邁向工商業化發展,四周工廠林立,周邊住宅區、商業中心崛起,提供村民大量就業機會;南北大道繼而開闢,交通及經濟發達,村民又回來這個土地了。

村民說,不知道什么時候,萬撓新村被取了一個新的名字,就是“Sungai Terentang”,惟對“萬撓新村”有著深厚感情的村民,依然喜歡萬撓新村這個名字,改不了口。

老一輩的村民原本以為經過了年輕時代的磨練,最后可以安享萬年,孰料2010年爆發高壓電纜風波,在平靜的萬撓新村掀起了千層浪,多次要求繞道不成,如今,由雪州政府委任澳洲獨立諮詢顧問公司來馬調查及研究計劃又受到阻塞,到底何年何時,才能拔掉心中的刺?

很多事物不一樣了,村民喜見蛻變

走過歷史的萬撓新村,如今已換了一個面貌,但村民也樂意接受這自然蛻變的趨勢。

萬撓新村吳亞九是土生土長的新村人,他是第二代人,而且接下來的子孫,也會是新村人,與萬撓新村保持緊密的關係。

自他兒時記憶,早期的萬撓新村,約在六七十年代,村民以割膠為生,第二則採錫礦,到了80年代,樹膠及錫礦沒落,村民只好靠耕種、到外坡做建築養家,當時婦女就留守家園顧家。

“現在新村改變很多了,早期這裡很多亞峇屋,沒有柏油路,還有在民眾會堂的位置,原本也是萬撓區唯一的醫院,現在都不一樣了。”

他說,當時萬撓新村附近還有18英裡新村和四會村,之后重組變成了李金獅村,萬撓新村在1951年成立時,人口記載1560人。

“可是到了1954年,遽減至486人,聽老一輩說,有的村民被劃分去別的區,有的,則因逃避當兵而離開新村。

如今,萬撓新村仍有500多戶人家約5000人;而新村內唯一的三育華小,則于1917年創建于萬撓密梳街(Jalan Maxwell),現有學生3440人。

當年民眾會堂小,三育華小婚宴首選

早期萬撓新村建築簡陋,就連結婚儀式及婚宴,是在三育華小進行,但想起來,也是村民珍藏的記憶。

萬撓新村村委會財政葉雄說,早期的新村很簡陋,空間寬闊的建築物也沒多少間,因此,結婚儀式和婚宴都在三育華小進行。

“到了70年代有了民眾會堂后,結婚儀式及婚宴就在這裡進行,直到80年代開始有了餐館,婚禮才難得辦得有體面些。”

由于在70年代建造的民眾會堂很小,所以村委會在1995年擴建會堂,讓居民可以享受可寬闊的活動空間。

葉雄也是土生土長的新村人,記憶中的童年時期雖沒有電子娛樂,但一群小孩聚在一起玩波子、紙牌、跳格子、捉迷藏、到礦湖游泳,也是很快活的。

“中秋節時,我們還用美祿罐做燈籠,很有趣呢!現在的年代,各式各樣的燈籠都有,卻找不回童年的回憶。”

以前的木屋、亞峇屋,如今也所剩無幾,重建后的住家,有了嶄新面貌,另外,葉雄覺得以前的新年比較熱鬧,因沒禁止爆竹,現在都不一樣了。

走路割膠聞虎吼
★劉亞奀(74歲,村民)

我在新村長大的,六七歲時牧羊喂豬,當時這裡還不叫萬撓新村,我們稱呼為17條石,之后被英政府安排搬到這。

9歲的我開始割膠、洗錫米,凌晨4時著兩個桶走路到九頭山割膠,還記得那時還有老虎出沒,我們兩姊妹聽到它哭泣,但為了工作都不覺得怕。

那時的日子還算過得去,每天吃粥、番薯、木薯,大日子才有雞吃,哪像現在,天天都有雞吃?現在生活好很多,以前真的“有得做沒得吃”。

就算孩子大了,我還是繼續割膠,踏腳車去雙文丹要一小時多,但治安漸漸不好,所以割膠到65歲就不做了,在家享福看孫子過日子。

華人離家避當兵
★王新金(80歲,村民)

萬撓新村變很多,這裡本來也不是新村,是在日本軍投降后,由英殖民政府建立萬撓新村。

當時我才10多歲,英政府用籬笆把新村圍起來,守衛森嚴,早上6時才可以出門,還得搜身,我們不被允許帶食物和水出門,以防接濟馬共。

還記得那時華人很怕當兵,所以寧願離開新村,導致人口銳減,反而當兵很想當兵的我卻不被接納!

我做過很多工,沒有讀過書,所以割膠、散工、泥水工什么都做,要養家,什么都要捱。

我是為了躲避共產黨而離開新村到吉隆坡做泥水工,偶爾托姐夫拿錢回來給母親,直到55歲那年,我終于回來了,看到這裡有了發展,我也感到安慰。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