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涨价?

写在公正报评论文章

续政府削减白糖津贴后,国人几乎每天都在猜疑接下来会是哪样原料会涨价。果然不出所料,昨天能源、绿色科技及水务部长陈华贵和首相署部长诺莫哈末,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马来西亚半岛从6月1日开始,电费将平均调涨7.12%。

这次的电费调涨,是随着政府调涨半岛的工业天然气价格所衍生。政府将在下月起调高天然气价格,从现有的每热量单位(mmBTU)单位的10令吉70仙,调涨至13令吉70仙。

部长强调,每月用电量低于300千瓦时的74%家庭用户,将不受影响。政府也预测,此次电费的调涨只会造成通货膨胀增加0.27%。
    
但是,国能总执行长仄卡立也透露了涨价的真正原因,既是独立发电站都已把其燃料成本的上涨转嫁至国能身上,这些费用相等于43%营运成本。国能间接性地道出了,由于不能完全承担燃料成本的调涨,所以被逼调涨电费,而最后还是消费者遭殃。

民众必须追问,为什么我国承担独立发电厂每年220亿元的天然气津贴,可是我国的住家电费竟比完全没有提供发电厂天然气津贴的泰国高出22%!

我国是个以廉价天然气大幅度补贴发电领域的国家,然而,我国的电费比发电厂需以市价购买天然气的泰国还要高昂(目前天然气的市价比马来西亚已津贴的天然气价格高出三倍)。

根据估计,一名泰国住家用户首个小时,每小时每千瓦(kwH)的电费只需要马币18分,但是同样的电量在马来西亚却是需要22分,这意味着两国的电费差价为22%。

商用用户方面,在泰国每小时千瓦的电费为25分,但是我国同样电量却比泰国高出48%,即37分。
说穿了,电费涨价问题其实与独立发电厂合约息息相关,而该由国能与独立发电厂公司签署的合约偏向后者,尤其是第一代独立发电厂公司。独立发电厂可以继续赚取盈利,可是却可以豁免承担如天然气、柴油及煤炭涨价的高涨的“特优权”,最后的费用还是由人民“买单”!

220亿元的天然气津贴(1999年时为190亿元),并不是津贴人民,而是津贴与执政者关系密切的朋党商人,对人民毫无益处。

所以,电费调涨并不是部长用“价格调整”,“不会影响多数民众”就能敷衍了事,瞒天过海那么简单。
人民必须继续施压联邦政府公平及透明施政,要求政府公开如何将省下的津贴来协助国内贫穷及有需要的人士,而不是“静悄悄”将公款流入朋党荷包!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