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政改落实环境分配正义, 论者呼吁反公害全国大串联

《绿色政改》新书推介礼

配合李健聪的新书《绿色政改》出版,隆雪华堂社经委员会和策略资讯研究中心周三晚上在隆雪华堂举行“从环境运动到绿色民主”讲座,由隆雪华堂社经委员杨安泰主持,而主讲人包括李健聪、丘雪梨、颜贝倪,以及纪录片导演兼资深媒体人周泽南。

人民还是所有运动的主体

另一名主讲人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也点出,绿色运动最重要还是人民本身,因为在运动上的民主过程中,人民还是主体,而运动最后的问题还是回去社会的架构与政策。

颜贝倪(右图)指出,马来西亚政策都是由上到下,所以人民对民主的参与很少,只有通过人民的力量去施压和壮大,她相信执政团体和利益团体才会感受到压力。

她表示,大家手上的一票除了大选期间投票,也有其监督角色,所以促听众去向自己地区的国州议员施压,要他们的体现以人民为本,表态之余也要求政府撤回临时执照。

“更长远的是,我们要求一个条例与法律上的改变,才是可以避免接下来再遇到类似情况。不只是停掉公害,重要的是法律上的保障,人民利益被忽视的情况才不重演。”

因为怀有相同的感受而拥有共同的诉求,反公害的个别组织需要连成一线,把环境运动推往全国性,可是问题根源不除,类似事情只会不断重演在其他地方,而进阶成一个政策和制度的问题。就如主讲人李健聪所言,进行体制的改革,才能确保以后不会有公害问题发生,未来才能永续发展。

人民公正党彭亨州委李健聪(左图)表示,随着越来越多公害进来我国,大家可以看到以人为本身的受害者也逐渐增加,而不管是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抑或莱纳斯的稀土提炼,第一个站出来都自然是受影响居民。

“当议题开始发酵后,我们就会开始用更广的角度去谈。因此,我们可以把这课题深化成一个全国性、政策性的问题:(例如)到底我们的环境的法令,有没有面对监管不严之问题?环境的执法单位有没有扮演好他们的角色?贪污在这里扮演的角色?”

至于本周日的绿色盛会2.0,他形容为一个让所有反公害组织站出来的全国性绿色平台,特别是他们在面对当权者和有毒工业的业主联合起来的剥削与欺压,大家存有共同感受,面对同样问题而有共同诉求。

“我们能够做的是搭建一个全国性、绿色的平台,把这些诉求推上去。这样可以结合……从一个点连成一条线,把这些反公害的组织连成一条线,推向更高层次,让全国人民都看到这个问题。”

他反问大家所推行的绿色运动,究竟只是纯粹关闭工厂而已,还是有更深层的问题需要探讨,即是为这国家的制度落实改革,进行体制的改革,才能确保以后不会有这一种公害的问题发生,也让人与自然的关系可以更和谐共存,未来可以永续发展。

根源不除问题还会发生

李健聪也向在场的听众解释道,环境运动是一种社会运动,是对于环境有不同看法的人,要去推动本身对环境主张的运动,并且可以跨越族群和宗教的框架,以一个比较政策和比较广阔的角度,让大家交流意见。

他指,政治的主张很多时候都是以人为中心,就心存:到底我参与的权力和利益的分配,可以让我获得什么?不过,环境运动是从绿色主张和绿色民主,从新诠释人跟自然的关系,只是树木没有投票权,最终还是回到个人身上。

“大家心想‘到底我可以得到什么’,而开始忘记环境不断消耗、不断枯竭。因为发展的关系,因为经济、要追求国内生产总值的关系,我们都开始忘记:其实,大自然已经开始承受不了这个问题。”

他引述其新书《绿色政改》,说道:“绿色环境运动我们要有,但是政改也一定要有,不然根源不除,同样的问题还是会发生”。

因此,他希望当权者可以从周日的盛会,看到人民要求的主张,其实就是要求一个可以永续的发展、更加民主,亦更加透明化的政治体制。

赚钱之余也要顾及人民

彭亨州劳勿武吉公满(Bukit Koman)反山埃采金委员丘雪梨忆述,过去数年参与劳勿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的经历,指相当年自己单纯如白纸,对政治没什么概念,但是当自己的生存环境受到威胁,本身受到很大的冲击。

丘雪梨(左图)指,透过网络发现原来山埃采金存有许多问题后,再加上父亲一句“年轻人离开,老年人留下来等死”,让她感到悲哀,决定需要为自己的家乡出一份力,因为她不希望因为他人的无良,而舍弃祖先飘洋过海来到的地方,更不要小孩子失去自己感受过的童年乐趣。

随着工厂作业标准和相关报告都不肯透露,让他们居民蒙在鼓里,就连自己生活的环境有没有受到污染都不知道。他们的反山埃采金运动原本走的孤独,但是经过去年绿色盛会1.0后,才了解到其实他们不孤单。

“原来,只有一个你或者一个我是不成事的。当你和我变成‘我们’的时候,政府可能会有一点压力。我们不是去抗议一些计划或什么,我们只是希望,当你要进行任何建设、工业或者赚钱的时候,请照顾我们的感受,照顾我们的前途。”

 

针对今天推介的《绿色政改》新书,周泽南认为李健聪是从高格局看绿色运动,并引述书中提到绿色盛会有多少出席者非关键,因为最要是“从今以后,各种运动都必须认真考虑怎样结合,才能够接决问题”。

他也认同李健聪曾经在专栏中提到:“马来西亚的环境运动已经来到结合的关口”,因为各个环境运动必须要结合,不然就会被一一击倒,而226绿色盛会就会结合不同群体力量,接下来方可走得更远。

“我觉得绿色运动,在未来我们可以更多努力的地方。大家可以进一步结合,而在资源上也可以互补。”

西马协助东马的环境义务

了解东马环境问题的周泽南谈到,70年代到80年代的社会力量都很疲弱,而最早也是最漫长的现代环境运动就是霹雳红泥山事件,而经过许多各地环境运动,逐渐演变成今天的绿潮。

周泽南(右图)指,环境运动就是绿色民主,是追求环境正义的集体行动,而“具备更多权利的城市人,必须比乡村人承担更大的环境公民义务”。

他以东马作为例子,指当地许多环境公害都是假发展之名,行夺地之实,然而许多东马人都缺乏最基本的资讯,甚至怎样调查也不知道,况且马来西亚从砂拉越州的木材与油田获益良多。

因此,拥有更多权益和资讯的西马人,有义务去协助资源更薄弱的人民,贡献一些力量把焦点放在东马课题,或者组媒体团去拜访,也能够提供协助或支援,都能够让他们获得一定鼓励。

转载独立新闻在线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